青春飞翔
青春飞翔
作者:佚名    美丽智慧库来源:不详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4-25
  
   那飞扬的青春经过了岁月依然完整
   就算风吹雨打也能感觉到它的余温
   那飞扬的青春经过了岁月依然完整
   生命中最美的风筝永远都那么真
   ————《飞扬的青春》
   我无意识的手狂乱的敲打着琴键,回旋在大厅里的是的一首叫《飞扬的青春》的曲子。
   留在记忆中的一幕幕在脑海里闪过------
   在一间陈旧的仓库里,张蓝,陈华,和顾林在努力的排练着。只为了找寻那漂浮不定的,隐匿在乐曲旋律中美妙的感觉。
   “休息一会儿吧。”我手都酸了,做为鼓手的陈华无力的说。
   “不行啊,这样下去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合奏出自己想要的音乐啊!”张蓝不满的说。
   “可是我现在就是没有感觉啊。”顾林一边说一边拨弄着手里的长笛。“总觉的我们少了一点什么。”
   “我们这个样子那像个乐队啊。”张蓝甚至有一点愤怒了。
   “我们本来就不是乐队。”顾林赌气说着。
   “算了,大家还是出去散散心吧?我也有些累了。”张蓝无奈的说。
   其实张蓝明白,他们两个人已经是很努力的了。毕竟他们不是学音乐的,只是共同的爱好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做为音乐系的学生,张蓝总是希望有一天能真正的拥有自己的音乐,所以他不懈的为这个目标努力着。这也成了他的理想。而陈华和顾林呢,也许是出于对音乐的爱好和向往。似乎奏出世界上最美丽的音乐是他们共同的梦想。
   他们会有未来吗?没有人知道,事在人为吧。毕竟世界上有几个人真正实现过自己的梦想呢?
   在春季寂寥的庭院里,正处于旅游淡季的园林里,游客稀少。郁闷的我时常会抱着七弦琴在那里自弹自赏。先说我吧,我是个爱好民族音乐与古典音乐的人,也有一定的音乐基础。从小就在乐曲声中长大的我,似乎和音乐结下了不结之缘。同样的,我也学会了好几样乐器。由于性格的差异与环境的变迁,使我觉的自己比起我的同龄人来说,似乎老了很多。在许多同学花前月下,活力奔放的时候,我却喜欢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时空里。在音乐中找寻自己,在音乐中发现自己。
   这天我又来到了园林里,晨曦里的庭院四周静悄悄的,我放好琴后,就弹了起来。不知不觉,我身后多了三个身影。而此时还在乐曲中捕风捉影的我竟毫无察觉。一曲完后,突然听到我身后有人鼓掌,吓了我一跳。初次见到他们时,感觉很异样,只见其中一个穿蓝色休闲衣的人,站在我面前对我说:“你弹的是《山中思友人吧》,这曲子我听过,只是听了后我会感到有些伤感。
   “有时悲伤的及至亦或是美的及至。”我站起来说。
   “话说的不错,我们能否再听你弹上一曲呢?”
   我默默的弹了一首自己刚弹熟的曲子《长门怨》。
   “这首曲子似乎是女孩子弹的,太凄凉了吧。”
   “看来你知道的还挺多。”其实我已经习惯在悲伤中寻找感觉了,和他们比起来我似乎觉的自己更老了。
   “或许,你可以改变一下,能和你交个朋友吗?我叫张蓝,这两位是陈华,顾林。我们组成了一个乐队,欢迎你来玩啊!”
   “你们好,我叫慕容。”我看着他们,自己感觉很亲切。
   说话间张蓝把他们排练的地址告诉了我。“你们演奏的是古典音乐,还是流行音乐呢。”我问道。
   “一般以古典为主吧,流行的也有。”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决定回家把琴放好后就去找他们。按着他们给我的地址我找了好半天才找到那个旧仓库。——大门锁的紧紧的。我叫开门后,张蓝走了出来。各自寒碜几句后,就进了那个旧仓库,那个对他们来说十分重要的地方。
   这个仓库共有两层。楼下稀疏的堆放着一些物品。楼上就不同了,地扫的很干净,四面的墙上还挂着几幅诸如贝多芬,莫扎特等人的肖像画。中间好几件乐器有规律的摆放着。眼前的一切都说明这里已经被它们的主人精心布置过了。尽管乐器很陈旧,但看上去却很协调。
   我坐在一边看着,听着他们合奏了许多乐曲,可能是由于我的到来吧,他们似乎都表现的很出色。钢琴,爵士鼓,长笛。组成了一段段美妙的乐曲。但在我听起来似乎少了一点什么。
   我四周看了一下,却发现了不远处的架子上,阁着一把Violoncello(大提琴)。我想似乎他们缺少的真是它了。合奏结束后,张蓝给我们冲了一杯咖啡。彼此闲聊着。
   “哈哈,原来我们是一个学校的”,陈华高兴的说。“我是学物理的。”他又指着坐在离我不远的顾林说:“他是学医的。”“你呢,你是学什么的呢。该不会也是音乐的吧。”
   “我是学法律的。”说的这里我心中泛起了一丝不安与难过,曾经对音乐的梦想,梦想自己有一天也能成为一个音乐家。可是没有人理解我,最后我却阴差阳错的学上了法律。
   也许是遇到他们的兴奋,也或许是触动了我灵魂深处的那个没有愈合的伤口,我站起身走向那架陈旧的钢琴。我默默的坐在琴凳上,发泄般的弹了一曲贝多芬的《悲怆奏鸣曲》我似乎把多年的不满与郁闷都释放了出来。手时轻时重的敲打着琴键,来自不同音阶的音符在瞬间组合了起来,组成了一首悲愤的曲子。
   当我把曲子弹完后,四周已没有了一点声响。而我也许还没有从刚才的发泄中回转过来,当我回过头来看他们时,却发现他们都呆呆的看着我。沉默了好久,张蓝突然跳了起来,跑过来抓住我的手激动的对我说:“太好了,太好了。你居然会弹钢琴。”陈华和顾林也很兴奋。
   “你会多少乐器啊?”他们问我。
   “我小时侯学过一些。箫和琴是我比较拿手的,钢琴是我上初中的时候学的。”
   “弹的真好,如过你不介意的话,能否加入我们呢。”“不要在一个人郁闷了。”
   “那么你呢,我弹了钢琴你怎么办呢。”我忧虑的对张蓝说。
   我还没有说完,张蓝就已经走到了大提琴架子边。那起大提琴对我说:“我嘛,当然是Violoncello了。
   我好奇的打量着他,只见他已做好了拉琴的姿势。慢慢的他手里的琴弓就沿着琴弦拉开了,曲子很美,也很幽静。就象一个医生在治疗我受伤的心灵。刚才还在激愤中的我一下子静了下来。
   “改天我们一起来个合奏吧。”
   “那就合奏舒曼的《梦幻曲》好了”。我提意见的说。
   第二天上完课后,我就正式的加入了他们这个不算是正规乐队的乐队。从那时起我就担任了这个乐队里的钢琴手。我们合奏了许多曲子。我的心情也变了很多,不再是那么郁闷,消沉了。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伤感了,即便是有也被我发泄到音乐中去了。时光飞速。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是愉快的。因为生命里多了这样一些为着共同的梦想而走到一起的朋友,而不会感到寂寞。多了音乐的点缀而不会感到单调与乏味。
   时间不知不觉的一天天过去,有一天张蓝兴冲冲的告诉我们,我们有机会参加一次公开的音乐会,消息穿到我们的耳里,我们都笑了,笑的象孩子那样。很甜,很傻。
   为了参加这次音乐会我们作了充足的准备。每天除了上课就是排练。记得音乐会的前一个晚上我因为激动和兴奋,差一点失眠了。尽管从小到大我也参加过许多音乐比赛,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的事了。
   不大的剧场里坐满了人观众,随着长笛声悠扬的响起。我因激动而颤抖的双手在钢琴黑与白组成的琴键上弹下一个个激荡的音符。这音符和着爵士鼓的伴奏而飞了起来。随后大提琴那低沉的音音起,一切都似乎飘飞在梦幻中天边美丽的梦花园里。
   当我听到演出结束后台下欢呼四起的掌声时,我的眼睛湿润了。再也不会为往事而懊恼了,因为在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真正的拥有了音乐,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想要的。
   夜深了,天边闪烁着耀眼的星光。我们激动甚至连话都讲不出了。回家的路上只有那飞扬在青春岁月里的激荡的乐音。
   “你没有考音乐学院真是可惜啊!”张蓝惋惜的说。
   “或许吧。”如果换了以前的我,一定会为这难过很长时间,但是现在我已没有了任何的遗憾。
   音乐似乎成了我们彼此交流最好的工具。而天下总是没有永远不散的筵席。大学生活很快的在我们彼此的青春岁月中结束了。离别的夜晚又总是那么的伤感。那一晚我们再次来到那个旧仓库。“明天这里就不再属于我们的了。”陈蓝沉重的说。“开始吧,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合奏了。”我们默默的合奏着,我觉的我们已将自己一生中最难忘的音乐都合奏了出来。直到午夜的钟声响起。
   “散了吧”张蓝似乎要哭了。
   “等等。”“让我们再合奏一曲《梦幻曲》好吗”。我建议的说。
   说着,顾林吹香了长笛。接着优美的旋律再一次回荡在我耳边,我又回到了天边美丽的梦花园里。曲终了。我才发现自己的脸上已经流下了那火辣辣的泪水。在一片酒香与祝福声中,告别了我们曾经飞扬在音乐里的的青春年华。
   天亮了,张蓝满怀着对音乐的向往留学到了国外。或许若干年后他会成为一个出色的音乐家。陈华呢?也许爵士鼓成了他发泄不满与伤感时的工具。而顾林呢?此时正踏上去祖国西部的快车。也许在祖国西部的某个城市或乡村里,你还能听到他悠扬的长笛声。
   而我呢?只能默默的走在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上。也许会没有方向的在人群中飘荡。也许还会重拾对音乐的梦想。
   希望有一天我们还能相逢。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美丽智慧库:

  • 下一篇美丽智慧库:

  • 美丽智慧库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最新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