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不哭,痛哭不痛
痛苦不哭,痛哭不痛
作者:美女禅师    美丽智慧库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1-10

(一)

  四年的大学生活,到现在已日渐模糊,似乎乏善可陈。唯临别时突如其来的一场痛哭,至今记忆犹新。

  行前,同学们在一起嘻嘻哈哈的调笑,并没有多少伤感的气氛。一位女同学说:“阿朱,你现在别高兴,走的时候你不哭,才是本事。”我哈哈一笑:“哭?我都忘了怎么哭了。除非谁借我一点眼泪。”

  我当时是班上第一个离开学校的,全班同学都来送行。一路笑着走到校门口,互相勉励,握手,分别。踏上车门的一刹那,不由自主的回头:只是一瞬间,每位女同学已泪流满面,男同学眼眶泛红。同宿舍的兄弟晓琦一步跨上车门,猛然一个紧紧的拥抱,我心中猛的一撞,那眼泪平时也不知道隐藏在何处,突然间冲天而起,如决堤的洪水,夺眶而出,汩汩不绝。我使劲在晓琦背上拍了几下,赶紧抽身上车,不敢回头凝望。一任泪水湿透衣襟,脸颊剧烈的抽动,喉咙堵得生疼,却使劲压抑着不哭出声。

  坐船顺流而下到南京,江水滔滔,一如心情。

  大学期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失恋,事隔多年,偶尔触碰,心头还隐隐作痛。当时,心仿佛被人使劲捏住,一阵阵收缩着疼,看阳光都是一片死灰,却没有流下一滴泪。反而,平时不苟言笑的我,忽然间似乎性格大变,动不动放声大笑,高谈阔论。我知道,我是在用外表的豪放来麻木、掩饰内心的痛楚和男人的自卑和自尊。

  那次失恋,缘于我自闭和内向的性格。自那以后,我痛下决心,花了差不多十年时间来努力挑战和改变个性,最终从封闭的内向性格泥潭里爬出来,自信而坚韧的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闯荡。

  

(二)

  小时候,母亲管教极严,我作为兄妹四个当中的老大,受到的责备不免更多。母亲不识字,不懂如何教育,总拿我和别人的孩子比,加上那时家里经济困难,父母经常为钱的问题吵架,由此造成我极度内向的性格,且非常自卑和郁闷。唯一感到快乐的就是读闲书,唯一的骄傲就是语文总在班上拿第一名。

  高中的时候,一心想做陶渊明,整天看闲书,往报刊投稿,把所有自己不喜欢的功课都耽搁了,压根就没打算要考大学,反而瞧不起别人想跳农门的“庸俗行为”。

  但那年高考,还是给我重大打击:村里从小一起长大的三个小伙伴,两个都考取了大学,唯我落榜。那时,农村里有人考上大学,是极度荣耀的事。我一想到那种强烈的对比,就仿佛看到那边是宝玉热热闹闹的成亲,这边黛玉冷冷清清的断魂。心中不寒而栗,浑身冰冷。发榜的那天下午,从学校回来,一个人在路上一个茂密的杉树林里躲到天黑,才磨磨蹭蹭、偷偷摸摸的蹭回家,不防却被早已得知消息的母亲瞥见,说了句:“没考上就没考上呗,你也要早点回家帮忙做点事,没考上还在外面玩到现在。”其实很轻微平淡的一句话,我却再也忍受不了,当时不知回了一句什么嘴,父亲喝骂了一声,眼泪顿时倾泻而出,哽咽连声,嘴中又渴,赶紧抱起桌上茶壶,一气猛灌,抽身躲到房间,把门锁住,往床上一倒,失声痛哭。一壶茶转瞬之间都化作泪水和汗水,湿透竹席。

  接连三天,我把房门紧锁,任谁敲门都不开,不吃不喝。心中发誓:今年他们考上普通大学,明年我一定得考上重点,不然如何挣回面子,发泄胸中这口浊气!一面盘算分析:明年要达到多少分才能保证重点;哪门功课明年必须达到多少分,可能达到多少分。盘算的结果是,明年考分必须≥530分,才能确保重点(那时文科总分是640分)。于是,在日记上郑重的写下这三位数字,开始制订学习计划,心情渐渐平静,然后开门。家人在外面早已急昏了头,见到我开门出来,欢喜不尽。

  也许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第二年我的考分竟然不多不少正好530分!据说还是全县第一名。但奇怪的是,当时心里竟然意外的平静,并不感到特别兴奋,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把消息告诉家里人。当时,天已傍晚,又下着小雨,三十多里山路,一个人黑夜里泥泞中精神抖擞连奔带跑赶回家,母亲得知消息,兴奋得说话声音发抖,恨不得马上通知全村人。我心里极为舒畅,一气喝下一脸盆稀饭。

  这次高考结果,让我从此告别自卑,走向自信。我开始明白,只要我努力,就能够成功!

  一次痛哭,改变我一生的命运。

  当时,我真的以为,这次痛哭,已经流干了一生的眼泪,谁料想,一次分别,又眼泪汹涌。

  

(三)

  中学时代,记得有好几次做梦哭醒的经历,梦境基本上相同。那时喜欢看战斗片,梦中就经常遭遇战争,然后不知怎么被敌人俘虏,要被枪毙。梦中的场景依稀还记得清楚:面前是一排全副武装的敌兵,身后是一个新挖的坑,枪响了,我只感到胸口一震,猛然跃起,声嘶力竭的大喊:我还有许多事要做,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刹时惊醒过来,竟发现眼泪已喷涌而出,梦中喊过的话还在耳边回音。

  从中学以后,再没做过有关死亡的梦。我现在一直很纳闷,为什么小小的年纪,会如此惧怕死亡,而现在对死亡却毫无感觉,也从不避讳。假如医生现在对我说,你明天就会死亡,我绝不会伤悲,我会想,我要以何种方式,在最后的一天里,过得快乐而有意义。大学期间,就曾经为一件当时自认为有社会和历史价值的事件,给父母和恋人写下遗书,做好了就义的准备。

  后来又有一次梦中痛哭的经历,与死亡无关,却是现实中痛苦和困境的潜意识反应。

  那是1997年,我从外地刚刚回到南京,第一次遭遇到事业的挫败,同时,刚准备踏入婚姻的大门,就遭遇到既痛苦不堪又无法摆脱的困境。双重压力下,我咬紧牙关,倔强的昂起头,疼痛的感觉在周身游走,却难以流下一滴眼泪。只在午夜,才舔一下带血的伤口。有一次,睡梦中放声大哭,泪雨滂沱,惊醒时,眼泪如泉,流泻不止。

  此后的日子,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着,事业上起起伏伏,家庭中吵吵闹闹。每一次冒出不甘平庸的想法,总要狠狠的跌一跤。钱倒从来没缺过,平庸的日子却在慢慢皲裂、枯黄。

  四十岁之前奠定后半生事业空间的想法和机会几乎是同时来到的,而过分自信、草率和急功近利、孤注一掷的经营策略最终还是让建功立业的梦想毁于一旦。巨额亏损之后,家庭固有的矛盾终于彻底爆发……

  一切逐渐平静之后,我突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反思之下,才发现,多年来,一直在追求和努力维护的东西,恰恰就是自身的枷锁。我们总容易被身外之物所迷,在重负之下朝一个虚妄的目标前行。或许,只有在赤条条的时候,才能发现自我的存在和人生真正的需要。

  不久前的一个午夜,静静的听佛乐大悲咒,一边在网站上浏览图片,随意中,一组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照片被打开:山区贫困失学的儿童;身背沉重柴禾,佝偻着瘦弱身躯的老妇;肮脏背景下目光呆滞的民工……一张张照片,一个个卑微的生命,把人生的悲凉就这样赤裸裸的呈现在眼前,在佛乐慈悲低回的旋律中,不由情动于衷,鼻子一酸,泪水抑制不住的从胸中漫溢上来,源源不断的从眼角流过面颊。我仰起头,半躺在椅子上,紧紧的闭起眼睛,沉浸在佛乐里,内心一片空明,任由泪水汩汩流淌。家乡,父母,乡亲,世界,人生,一一浮现眼前,伟大的佛祖端坐苍穹之上,以无边的胸怀悲悯的俯视着众生,放射着大爱之光。

  我知道,这一次泪水,与以往任何一次都有不同。它纯净透明,晶莹璀璨,不是喜乐,也没有悲伤。它就这样平静地淌着,静静地过滤着我的灵魂,过滤着所有的过往……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美丽智慧库:

  • 下一篇美丽智慧库:

  • 美丽智慧库录入:meirongjingling    责任编辑:meirongjingling 
    最新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