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面面观
“缘分”面面观
作者:碧波浩瀚    美丽智慧库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1-10

     很早就想写一篇关于“缘分”的小品文,总有骨鲠在喉、不吐不快的感觉,又象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一团麻。这也是我近些年陪在病榻前与夫人聊得最多的一个话题,所以待到她仙逝,我从痛定思痛的低谷中渐渐爬出来之后,就象是夫人在天之灵的敦促和协理,使我象完成一项遗愿似地提起了笔。

  “许多人试图以文字或其他可能表述的形式阐释缘的隐秘,以及缘可能被诠释被披露的实在意义,然而,种种的试图多半归于失败。这也许并非源于缘的高奥、深邃或者神秘,而是由于人们多半无法谙识缘的天赋特质。缘实际上埋藏着一种无法化开的禅意。这种禅的载体可能是一种精神的磁场,或者是一种信息效应”——这是《老絮漫笔•托管自己•缘分》一文的精彩卷首语。

  “缘分”的书面解释有几种:相信迷信的人认为人与人之间由命中注定的遇合机会;泛指人与人或人与事物之间发生联系的可能性。我和病妻讨论的“缘分”,常常是借题发挥地安抚熨帖,信口开河似地“跑野马”,但细细掂量起来,又还多少有些微的贴近。轮到现在捉上笔端来定位时,则感到笨口拙舌难言其详,语词贫乏不得旨要。然而“挽弓没有回头箭”,“缘分”究竟唯物欤?唯心欤?理欤?禅欤?有欤?无欤?笔者无法毕其意于一文,但仍旧要“打肿脸充胖子”,不为别的,就在于“抛砖引玉”,愿以拙文换张“名片”,就教于大方之家。

  (一)缘分是一种机遇巧合

  我开始说“缘分”是一种客观存在,妻子好象一脸雾水。我们从机会和运气的角度去理解和把握,较好地取得了共识。

  比如打乒乓球,有时对方老打“擦边球”,就象运气被他(她)占光了!尤其是现在小球改大球后,球速比原来慢些了,出现“擦边球”的机会多了,但就总体来说,这种机缘、机率基本上是公平的、均等的,不过在某一时段、某一场次好象某人(运动员)机缘特别好,而另一方的机缘则特别孬,这不是上帝的安排,只能叫做自然巧合。

  关于机遇巧合,我向夫人讲了汉语拼音“bi”(毕鼻逼笔碧)在我身上发生的趣事巧闻。

  我读中师三年级时到一所小学实习,遇到一点尴尬事,写过一首《毕和鼻》的小诗:“本师真姓毕,信手朝咱鼻。姿势助言谈,学生摹举止。笑嘻满场飞,追逐全程继。翘拇握虚拳,几天没肯息!”

  后来我参加工作后因为爱好“爬格子”,笔名叫“碧波”,一度“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枝江市乃至宜昌市都有人戏称我是“一枝笔”。

  1988—1994年我在七星台镇任书记兼镇长时强力扭转该镇的计划生育落后局面,取得了阶段性成果。1989年11月原县委书记刘克毅在一次干部会上说:“听说七星台镇有人喊毕元才为‘毕死人’,我看就要这股较真劲儿,工作才能抓翻山!”此后随着刘书记升任宜昌地区行署专员,我那“毕死人”的浑名被喊遍了宜昌地区。为此我曾写过“计生国策真,耍尾要翻身。旧账应该算,赘芽不可珍。隐忧针早打,明火水淋湮。顺着民心干,愧名毕死人”的诗。

  从优胜劣汰的宇宙规律来看,谁占有的优势越多谁越容易获得缘的配合与援助。在人的一生之中,缘的主宰力量是无法估量的。人对缘的经营或者抛弃是微不足道的,而缘对人的雕塑或制裁则是不可抗拒的。因此随缘便是一种明智。

  象这样,起初夫人对于自己刚刚退休就被查出患癌症,一度愤愤不平,诅咒“命运不公”,后来心里平和了许多。她说,这里有只看不见的手在左右命运,也怪我自己预防不够,所以倒霉事才让我接二连三地碰上!

  (二)缘分是一种宿命信仰

  病榻前我们谈到了嗜好。妻曾请算命先生测字,说她命中注定缺水,此生最有缘分的恐怕是水了。她曾不止一次地对我说;“这世上什么都可以玷污,唯独水能洁净万物!”

  生在水乡泽国,妻和我住的屋场相隔只有一口堰和一块水田。虽是鸡犬之声相闻,但因我读书外出得早,而她又发蒙入学得迟,所以“长在深闺不相识”。我们的相识,大概得益于十年内乱时期我被“罚”回原藉“下放劳动”。当年二十三四岁的我,虽有满腹诗书,但于水田农活却是一窍不通!由于弟兄姊妹八口之多,而她又是女中老大,所以只读过两年“速成班”的她很早就操习了一手好活路。这就成就了鱼水奇缘!

  那年我给她们妇女组挑秧把,我从十米开外将一个秧把掷过去,不偏不倚正好将泥水溅了她一身,早已汗水浸湿的上衣立时贴身挺露,用手遮护着挺拔的双乳,她满脸鲜红地跑回家去更衣。下午我趁上工铃铛响前赶到她家去赔不是,她居然十分大度地说:“不要紧,水能洁净万物呢!”——是的,水是一切的源,从观世音菩萨手中的净瓶,倾泻而出,淹没开来,洗涤着俗世的我们,似醍醐灌顶,成为最可贵的心灵滋养……

  罗新玉不仅爱水洁,而且习练水工,更是我曾经夸耀于人的。水田里除赶耖外所有的农活她都在行,而且搿秧插禾称魁手。当年当“半边户”时,四亩地的水田耕作铺排,夜以继日,拼死拼活。搿秧讲究“偷关过”,捞猪草不占“正工”,我常在星夜赶回家中助一臂之力,挑草头磨得双肩红肿得象肉包子,大忙季节能不误农时而又串换工不欠帐,这不是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吗?可是那样艰苦拮据的日子,总是乐呵呵地,一旦下雨动流,就是她和我彻夜不眠的时候:前冲上堰埋喇叭籇、接密网罾,打个电筒,穿身蓑衣,乐此不疲!

  在她最后病危时,十分郑重其事地把我和孩子们喊到床榻前,一字一顿地告诫我们,丧事一切从简,骨灰全部洒到峡江里!我们按照她的遗愿和信仰兑现了,在亲友告别仪式上我痛不欲生,连公祭人诵读我的《吊妻》时也泣不成声:“……无由成壮烈,有愿嘱夫儿。后事从微简,遗灰洒峡池。奈何桥上眼,保尔口头碑。结发皆凄美,盖棺无憾遗。青春光奕奕,爱恋意迟迟。生已追人杰,殉当灭鬼痍!芳魂幽极乐,遗愿壮荆夔。峡坝存明证,长江流美仪……”!

  (三)缘分是一种人际关系

  大千世界,红尘滚滚,于芸芸众生、茫茫人海中,朋友能够彼此遇到,能够走到一起,彼此相互认识,相互了解,相互走近,实在是缘份。在人来人往,聚散分离的人生旅途中,在各自不同的生命轨迹中,在不同经历的心海中,能够彼此相遇、相聚、相逢,可以说是一种幸运,缘份不是时刻都会有的,应该珍惜得来不易的缘。

  比如我和某市长的关系颠来倒去,妻说最是巧缘。

  七十年代中后期,我在云盘湖公社党办室工作,他曾是我的入党介绍人;一年后我成了他的领导者(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家庭婚姻的挽救者;八十年代中后期,他当副县长、分管农业,我在县委农工部、县农业委员会供职;当他改任市长时,我被调任市政府办公室负责人兼开发区常务副职;他当市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时,我是该办公室主任。他曾于1978年在董市段防汛时挺身而出将我和另一名干部从洪水包围中救出。对此,他逢人就讲此生与我有缘分,是“天造地设的搭档,生死与共的同志,推心置腹的挚友”!

  ——挚友是一种相知。一种相互认可,相互仰慕,相互欣赏、相互感知。他(她)的智慧、知识、能力、激情,是吸引你靠近的磁力。对方的优点、长处、亮点、美感,都会映在你脑海,尽收眼底,哪怕是一星半点的可贵,也会成为你向上的能量,成为你终身受益的动力和源泉。

  ——挚友是一种相契。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一言一行,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背影、一个回眸,都会相互默契、心领神会。彼此一种心灵的感应,一种心照不宣的感悟。这是一种最温柔、最惬意、最畅快、最美好的意境。

  ——挚友是一种相伴。她是你烦闷时送上的绵绵心语或大吼大叫,寂寞时的欢歌笑语或款款情意,快乐时的如痴如醉或痛快淋漓,得意时善意的一盆冷水。在倾诉和聆听中感知深情,在交流和接触中不断握手。在漫漫人生路上的彼此相扶、相承、相伴、相佐。

  ——挚友是一种相助。风雨人生路,为你挡风寒,为你分忧愁,为你解除痛苦和困难,时时会伸出友谊之手。她是你登高时的一把扶梯,是你受伤时的一剂良药,是你饥渴时的一碗白水,是你过河时的一叶扁舟;这是金钱买不来,命令下不到的,只有真心才能够换来的最可贵、最真实的东西。

  这些已够奢侈了,还不算有奇缘吗?

  (四)缘分是一种事业执著

  古往今来,“缘分”一旦同事业捆绑到了一起,谱写多少绚丽篇章,焕发多少雄姿英彩!妻子念念不忘、深情惋惜的张世权君,就是这样一个唯事业是缘的痴汉子。

  他是我读小学时的同班同学。由于父亲早亡、家境维艰,使得小学毕业的他不得不落屋种田,矮墩墩的嫩肩过早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一场风靡神州的“学雷锋”热潮,使得年轻早熟的他得以崭露头角。义务充当村有线广播线路维护员的他浑身象有使不完的劲,无论白天黑夜,不管酷暑寒冬,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喇叭不响或声音不亮,他手到病除;开关有卡或线路不畅,他马到成功。当年县委宣传部组织的广播系统“技术能手”比赛,他爬杆子三扒两抓窜上去,“唰”一声又下来“立定”了,比猴子还利索;徒手绕铁丝他七捏八拽咬咬牙,轻描淡写就搞定了,比钢钳灵便得多。象这样,连续两届他都荣膺“状元”称号。非常不幸的是,在一次转运广播器材的过程中,人见人爱的张世权却因车祸以身殉职了,时年仅仅45岁!

  为了祭奠这位英年早逝的挚友,我曾写过一组《五律》。其一:“生来五短身,豪放不关门。拖板磨粗脚,纱衫掩胖墩。清音闻万户,足迹印千村。‘线委’悠何事?爬竿不记根!”这里的“不关门”是双关语,张幼小缺失门牙,后镶牙了仍被人们昵称为“张豁子”,为人热心快肠,淳朴憨厚,乡亲们说是“豁子来了就没有豁子(毛病)了!”张世权曾被枝江县广播系统评为劳模,他逢人就讲此生最爱的是“线委”、梦寐以求的是“村村通”、欢天喜地的是“户户响”。其二:“顾家不顾家,早晚忌言她。身子广播许,工资单位花。常掂邻里病,勤奉友人茶。业务精明透,柔情马大哈!”这里的“她”,指张妻(胡某)。因“红杏出墙”等感情纠葛,他们夫妻多年同床异梦,因而老张很少回家。

  张世权的一生,向我们诠释了事业执著的苦涩艰辛和丰富内涵:

  ——执著的普通版式是如醉如痴。似梦魇久久不觉,象沉醉醺醺未解;能记得若干道适用公式和千百个数据,却记不得吃没吃早餐中餐;“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钻进牛角尖,谁解其中味?”

  ——执著的心灵独白是无怨无悔。不求闻达,不图名利;没学会怨怼,没功夫叹息;乐陶陶于事业有成,喜滋滋于关隘畅通,狂癫癫于芝麻开门!

  ——执著的本质特征是不曲不挠。不到黄河心不死,撞了南墙不回头;困难象弹簧,我强它就弱,它强我更强;失败为成功之母,哪里跌倒在哪里爬起来,大不了一切从头再来!一切奋斗中的苦乐成败都充实了生命的内容;没有失败的过渡,不可能直接抵达成功的彼岸。伟大的襟怀从来不把失败引为痛苦和失陷。

  ——执著的原始口号是全心全意。心无二用,一心一意谋事业,专心致志攻堡垒;别无它求,小车不倒只管推,能推一千斤,不装九百九!

  (五)缘分是一种愿景期待

  如诗如画的缘分,自然是人们憧憬的。谁都希望去欣赏优雅的小品文,也都喜欢赏心悦目的风光,只是缘分大多是不尽人意的,因为缘分很多的时候是没有基础的楼阁,只是在心里的一种朦胧的风景,一如无限夕阳,总是近黄昏。缘分也在逃避中存在了隐约的痛,和那一份思念的快乐,人们因憧憬而去追求和相信缘分,人们也因保护自己、苟且偷安而逃离缘分。一些原本稍纵即逝或者平庸无奇的缘分因为我们的珍重和爱惜,而变得格外慰贴和温馨。也有许多无谓的念头因为进行了一些合理的疏导,而演绎成了可资回味的故事和精神养料。

  我与LFQ君的交往历程告诉我,缘分其实就是一种愿景期待。她是我参加工作初期最早倾心的女人。十年浩劫时我在一所中学任教师,她在相邻的供销社分店当营业员。有时候我们一块聊天,有时候我们一同下乡劳动。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领导干部问我是否对她有意了,我面红耳赤地连声说“没有”,但从当天晚上起她的影子就成了我无法企及而又挥之不去的愿景。嗣后不久我被调到远离该地的党政部门,她也被遴选进了县城,数十年未曾相见。但无论公务繁忙、还是家小拖累,随着时光的流逝和环境的迁延,对她暗恋的情结若隐若现,时强时弱,一种秘而不宣的情愫是旷日持久地期待。

  期待是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说实话,应该感谢上帝给了我这种美好又纯洁的感觉,想听到她银铃般的声音,想见到她灿烂的笑容,除了想她我似乎别无他法,朦胧又充满激情,如同梦幻一般。听到她的声音才安心,看到她心里就泛起甜蜜的喜悦滋味,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微笑,哪怕呆在与她曾经相处过的地方什么都不做,也仿佛置身于天堂。这时的爱似乎没有什么太具体的想法,就是渴望能同她在一起。如同在上学路上看到对方,就会有一天24小时的甜蜜。简爱如星星之火,但它是可以复燃的灰烬,可以燎原的情种。

  期待是渡过劫波的一叶扁舟。漫漫人生路,有一马平川和小桥流水,也有迂回曲折和激流险滩。有了这种朦胧的期待,你会感到走路脚下生风,吃饭津津有味,连不慎把身子骨什么地方碰出了血也一点儿不觉得!靠这种朦胧的期待,我渡过了人生最屈辱的日子:1969年部分受极左思潮和派性影响的师生抓我围草葽、挂黑牌“批斗”游街后,因被拳打脚踢而周身青紫剧痛的我,一度产生过轻生念头,但转念一想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就在县城的某处正盯着我呢!冥冥之中的神明啊,也许只有你知道,谁是我这一世最温柔的牵挂和最深沉的眷恋。于是我噙着热泪,仰望北方,心中哼起了“抬头望见北斗星……”

  期待是人生隧道的摇曳烛光。十分的不幸加十分的巧合,我的妻子和她的老公都先后染上了同一绝症——肺癌骨转移,而且数次放化疗几乎同时同医院。同病相怜,还是临终关怀前夕,我的妻子一手抓着她、另一只手拉着我,十分动情地说:“我和他(指她老公)走了你俩要珍惜迟到的爱啊!”一席话说得我们都泣不成声!象这样,我们分别熬过了凄风苦雨的“一千零一夜”,尽心竭力地安置了各自配偶的后事,各自从阴影中挣扎出来。

  期待是驱除黑暗的灿烂黎明。情到浓处情转薄,不是激情不在瞬间迸发,而是炉火纯青时更内敛、更深沉、更平和、更炽烈,足以和岁月抗衡。无论泪水和欢乐我都希望能够同之一起分享,有她的日子是那样那样的甜美。当我陷入这样的深爱,我不知该说些什么,也许我就此升入了天堂,也许已经坠入了地狱,我不知该恭喜自己,还是该感谢上苍给了我这分情缘。因为她已经渗入到我每一个毛孔中,每一个细胞里,从头发尖尖到灵魂深处……

  (六)缘分是一种无奈解释

  缘分就象是一种不可预测、无法抗拒的神力,常常躲藏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戏弄人生,作威作福。人们似乎只有祈祷,无力主宰自己的命运。这是我对缘分的另一种透析。

  张经斌同志1968—1976两度与我同校(分别在问安中学、阳山中学)教书,交情甚厚。在他10周年忌辰我写过全押仄韵律一首,为慰痛怀。诗云:“苦寒清瘦跑堂腿,武汉情根新善怼。乳虎啸林口齿非,隼鹰折翼身心惫。丈夫豪气隐须眉,绣女精工熄火淬。解汝分居两地危,塞翁追马千秋悔。”怼(duì),怨恨。张经斌从武汉来到枝江白洋新善,“四清运动”时背上调戏学生(后为张之妻)的莫须有罪名,因而终生愤愤不平。诗的最后一句由成语“塞翁失马”衍变而来。原意指坏事在一定条件下可变成好事,本句意思相反,指好事意外地变成了坏事:1987年张因在新善中学教书离妻子较远,托作者找熟人帮他解决分居之苦,我费九牛二虎之力,刚成全了他,不料在办理转调手续的当天晚上,老张竟意外地被一辆手拖撞翻,跌破后颅,抢救无效,于1988年8月18日(48周岁)英逝!

  ——这倒应了我们老家一句刻薄话:“为人是损人,坑人是送福”!原来缘分是这么地滑稽可笑而又无可奈何!

  这种无奈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得意之作。歪打正着,正打歪着,不打也着;有心栽花花不放,无意插柳柳成荫;说蹊跷、真蹊跷,天上掉下馅饼了!就象雅典奥运会上:“预赛排头贾占波,参加决赛滑了坡。头名最后枪溜靶,捡块金牌无奈何!”——莫谓“巧取的成功和欢乐,不是献给生命的鲜花和赞礼,而是污染生命的灰尘和泥垢”。当然,偶然寓于必然中,不经历风雨,不能见到彩虹,如果没有基础(预赛成绩排名第一),他是不可能进入决赛的,更不会有“捡到”金牌的机缘。

  这种无奈是“有情人难成眷属”的惋惜之声。有情人终成眷属是人们的祝愿和渴求,但滚滚红尘颇多无奈,凡夫俗子少有精彩:有情未必就能成双,乱点鸳鸯谱的滑稽戏委实不少。然而,为了维护社会正常秩序,鸳鸯蝴蝶、善男信女们不甘无奈,也只得如此无奈,必须恪守、演释和传承如此无奈!缘分,让我们懂得了拒绝不应当拥有的,才会得到不应当失去的。完美无缺的事世上少有,花好月圆的故事总是令人难以置信,抱憾终生的事却往往难于被遗忘:梁祝姻缘之凄美动人,宝黛恋情之催人泪下,难道不是因为有情人未成眷属的遗憾而传扬千古吗?

  这种无奈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戏谑之词。造神者以为将人造成了神,自己便有了做人的权利,可被造成神的那个人非但不会按照原有的规则呵护造神者的人权,反而会凭着“神”的威风愈发猖狂地缴获造神者所剩不多的人权,以及做人应享受到的尊严。可见,造神者被奴役,是造神者应有的下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和“请君入瓮”的成语大概都是表达的这分禅理。

  这种无奈是“屋漏更遭连夜雨”的不平之鸣。生活之所以常常祸不单行,那是因为人们在遭遇不幸的时候整个人都成了命运的俘虏,忘记了对由此而带来的另一个厄运的警惕和防御。俗话说,绳子断细处,则是因为绳子本来存有不匀称、不坚牢的缺口。美丽的缘分并不一定能够营造出美丽的风景,在通往美的道路上横陈着无数可能随时毁灭美丽的丑恶。缘在邪恶面前常常象一只无力的羔羊。缘能够做到的往往不过是提供了某种契机,而疯狂的恶完全可能吞没平庸的善。

   缘分象一窖百年陈酿,时间越长,醇香越浓,回味越长;缘分象一道道功夫茶,在你静心的时候,可以有围炉赏雪,品茗天下的幽雅、清冽;缘分象是沁心的甘霖、火焰山下的芭蕉扇、喉咙里渴得冒烟时的杨梅汤、饥肠辘辘时令你馋涎欲滴的画饼……供那些几乎无望的人,有一线的希望支撑自己,从而顽强地拼争,最后终于走出心的荒漠;缘分有时候也象鲠喉的刺,刺痛的不仅仅是肉体,也是心灵,为了尝鱼之鲜,而有如此的痛;缘分有时候还会象那平静的海面,看似蔚蓝诱人,却不知潮涌时被掀翻的船是哪一只;缘分有时候也会是朦胧的,带露海棠,携雨百合,总如烟雾中的西子湖,神驰人之想象,编织世间美文……

  很难把缘分说得很具体或是贴近什么,也很难统一人们对缘分的认识。一方面,人们的性别、性格、年龄、阅历不同,体味和感知自然不同,其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另一方面,观察和理解的区位、视角、参照物有异,可能现场感受更是千差万别,诚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啊!前不久笔者重游了一番湘西的张家界,对此颇有感触。恰如天子山山岚云雾,你在山下朝上看,只见峰峦裙裾,如丝带飘飞,绕来绕去;到了山腰,竟然是身边的浓雾迷蒙,伸手不见五指;及至山顶,则成了足下的滚滚云海,潮汐澎湃!如此看来,要对“缘分”做“面面观”,斯为难矣!但我笃信,综合千百万个凡夫俗子的管窥蠡测,在“异彩纷呈”中是可以“所见略同”的,因为绝对真理只会是无穷个相对真理的链接总和!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美丽智慧库:

  • 下一篇美丽智慧库:

  • 美丽智慧库录入:meirongjingling    责任编辑:meirongjingling 
    最新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