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
作者:Anna Rie…    美丽智慧库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1-10

    春の章

  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说不上个姓,讲不出个名。相处了很是一段日子,才让我叫他拓。我倒是没有追问下去,既然不愿意告知姓名,追问了也是没有用的。反正我们也只是个合作关系。任务一完成,可能这辈子再不会相见。

  从紫竹山出来的时候,师父是将本该由师姐做的事交给了我。北上和我那个家世显赫的师侄合作,可是段文谦足足十日没出现,第十一日倒是冒出这么个莫名其妙的人拿着他的信物来找我。那家伙出现的时候穿着一袭白衣,桃花树下正和一大堆妖冶的女子谈笑着。而之后同行的日子里,我稍有不注意,那家伙就转头朝美女搭讪去了。

  整个一采花大盗。

  “最近这一带的小帮派似乎都被收编到那个神秘组织里去了。”拓说着,嘴唇微微颤动,不下细看完全看不出个端倪。我有些惊讶于他的谨慎。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酒家的小二早就在一旁睡着。

  “你说那个组织到底是做什么的?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发迹得如此快,应该有很庞大的经济来源才是。”我也压低了声音。

  “那你说会是怎样的来源?”拓转过头来看我。

  “私盐。”我轻吐二字,看见拓的眉头略微一挑。

  

  我给师姐发去信息,自从师姐出来以后便象变了个人似的。本来这次的任务也是简单的很,各大门派受了这个组织的要挟和迫害,死伤损失都不小,于是找上了师父。其实师父也不想去对抗他们,只不过想把来龙去脉摸个清楚而已。

  “师姐,你是我们最优秀的弟子,这个任务为什么你要逃?还有,那个狗屁小王爷师侄,我连个影子都没见着。我想这次可能跟海贼甚至倭寇有关,该怎么行动才好呢?段文谦找的替身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人。”

  我把鸽子放出去,一转过身拓就阴笑着看盯着我。

  他什么时候来到我身后,我都没有感觉。

  “查到今晚直隶总督会会见一个神秘人物,在西面江边的大船上。估计跟他们有关。”他说着,伸手拉我走。我甩开他,轻身一跃追到他前面。

  “待会别给我坏事。”我冷了他一眼。

  “遵命,大小姐。”他坏笑着,也跟了上来。飞檐走壁的时候我偷偷看他,乘着微风,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运气的样子,仿佛轻功对他来说就象飞翔一般轻松。

  我暗自嘀咕着,看来他的武功没准在我之上。我不禁握了握腰间的匕首。

  

  船舱里,隐约听见一个少年的声音,接下来是那个总督的笑声。我从缝隙里看进去,坐在总督对面的明明是个老头子。我很疑惑地看了拓一眼,他也很莫名地耸耸肩,指指里面,示意我继续看下去。我又凑了上去。

  “总督大人要是肯合作的话,将来荣华富贵绝对不是问题。”那少年的声音。

  “呵呵,白公子肯出这么优厚的条件,必然还有别的企图吧?”

  “那是当然,我们的目的不在于那几个钱。不过究竟是什么,总督大人不需要知道。”

  “哼,那白公子就是不把我当自己人了?”

  “当然不是,只是总督大人知道得越少越好。”那少年说话的语气开始变得凌厉,并向前走了一步。我急于想看清他的样貌却不小心跌了一下。

  里面的人立即被惊动起来。

  我心里大叫坏了,回头看了一眼拓,他犹豫了两秒,抓起我的腰带就往甲板上跳。

  

  夏の章

  醒来的时候我嗅到很清新的荷花香,不禁陶醉了片刻。我眨了眨眼,脑子蓦地清醒了。那个流氓拓呢?我坐起来。发现自己躺在竹屋内。

  屋子里挂了一些字画,几盆文竹。象是隐士居住的地方。

  我揉了揉有些生疼的头,努力回想着什么。

  我和那个小流氓一起上了总督的船,船上有个少年。对了,我们被发现了。然后在甲板上打了起来。然后……

  我的头剧烈地痛起来,我咬紧了牙,两手用力地捂着。

  对了,然后我被一个白衣少年打伤,然后那个死流氓推了我一把。然后……我好象掉进江里了……

  然后……

  我正在努力回想着我被打伤时的情形时,门外突然有动静。我连忙站起身来。

  “师姐?”我有些惊诧,那个人竟是师姐。

  “你醒了?”师姐没有回应我同样热情的表情,只是淡淡地问了句。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凑上去,师姐瘦了不少。

  “拓送你来的。”

  我看着师姐有些不相信。是那个流氓送我来的?

  “那他呢?”

  “他伤得也不轻,现在去打探消息了。”师姐说着,扶着我走出竹屋。原来对着的便是一个荷塘,难怪芬芳不断了。

  拓偶尔会到竹屋来告诉我他近期调查到的消息,有的时候我看得出他有受伤。师姐则完全象变了个人似的,沉默寡言起来。总是在屋外的荷塘边坐着,傻傻地望着荷花。拓每次出去时会和师姐说几句话,那时候师姐才会勉强露出笑容。

  很有几次,我甚至觉得拓是想勾引师姐,拿剑指他的喉咙。他只是朝我贼笑,然后说他风流一生,绝对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我一用力,他就四两拨千斤将我扳倒。

  我渐渐明白拓那小流氓其实是个高手,远比我高。可能比师姐也高。

  塘里荷花全都绽开的时候,拓带来了一个男子。穿着华贵的衣服,他迎着阳光走来。我四下张望,却不见了师姐的影子。

  “他就是你的师侄,段文谦。”拓说着,给我引见。

  我挑起眉头看了看他,他朝我鞠躬叫师伯。我把拓扯到一边,在他耳边偷偷地说。

  “这丫就是段文谦?怎么象个衣冠禽兽似的。”

  我说着,拓很诧异地看着我,表情尴尬得很。

  “衣冠禽兽?你什么眼神啊?”他敲了我一下,但却忘了压低声音。

  我转身看段文谦,一脸的尴尬。

  

  秋の章

  我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师父明明收了我当闭关弟子却还会再加个小辈分的段文谦了。我觉得我可能到了传说中的极乐世界。进段家的时候要不是巴着拓那个小流氓,我两条腿都得软了。

  我警告他一定不准说出去,不然师父知道了起码得拿去当笑柄当个三年五载的。

  那我还怎么回紫竹山混了。

  “师伯您就在这休息好了,师叔的下落我会派人去寻访的。”段文谦对我说着客套话。我恩了一声。说实在的,我对他印象真的不好,拓说他文质彬彬我却觉得象道貌岸然,拓说他胸襟宽广,可我觉得那是笑里藏刀。

  “段公子可是这一带有名的才子加俊男,迷倒万千少女的。”拓说着。

  “去,见师伯还找个替身替了几个月,就这教养还迷倒万千少女?”我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继续研究他找来的那张据说是神秘组织秘密基地的地图。

  “就这教养,也把你的师姐给迷了啊。”他不经意地说了一句,我猛地转头瞪他,他马上露出说错话了的表情。

  “你再说一遍?”

  可他没再说,起身就走了。我在他身后叫着,都不理我。

  他说,那个师侄段文谦迷倒了师姐。难怪师姐不接这个任务了,难怪师姐整天傻呼呼的了,难怪师姐在段文谦出现的那天就跑路了。

  那个衣冠禽兽他一定是负了师姐。

  

  段文谦的武功很不怎样,几次出去突袭他都扯我们的后腿。那家伙摆足了小辈分的笑脸,可我没正眼看过他一眼。拓说的没错,现在任务最重要,还不能拿他怎样。

  段文谦碰了几次钉子就没来烦我了,总是跟在拓后面。

  “这次查到那个神秘组织的高层人物会亲自交易这批私盐。一定可以查到蛛丝马迹的。”拓说,我暗自赞同。他们交易的地点是个米仓,我和拓偷偷商量着得事先潜进去。

  至于段文谦,我压根就没想告诉他。

  我和拓藏在米仓的一角,一到二更,人逐渐地开始增多了。我在人群里搜寻着上次出现的白衣公子。直觉告诉我,那个人来头一定不小。虽然目前看见的形势,这次出面的是个老头子。

  我正伸长了耳朵听着他们交谈的内容。拓突然捅捅我的腰,我甩了他一下没有回头。

  他又捅了我几下。

  我不耐烦地回过头去,他朝我指着我身边一个麻袋。我看过去。

  洋枪?!

  我瞪大了眼睛,拓连忙捂住我的嘴。

  “别出声。”他轻声说着,将我的头埋到他胸前。“这些估计才是他们交易的实质。”

  我正准备伸手拍着聚精会神的拓,我看见他身后冒出来一个人影。

  “没错,使节大人果然聪明,猜得一点都没错。”那个人影将洋枪对准拓的脑袋,他渐渐松了捂着我的嘴的手。

  我开始不怎么相信我的眼睛。

  那个穿着白衣的公子,站在我们面前,我渐渐回忆起自己被打入水中时的情景。他戴着的面纱被扬起。

  面纱下的那张脸就是现在这样的。

  那是段文谦的脸。

  

  冬の章

  我和拓被关在了同一间地牢里,段文谦带着火把和手下来看我们。我觉得我真是个伟大的人,当初一看见他就没觉得他是好人过。

  “师伯和使节大人过得还好吧?”他说着,笑得阴阳怪气地。跟在段文谦身后的就是我们一直以来锁定的那个头目,他站在段文谦身后卑躬屈膝的样子。

  我不禁暗暗佩服起这家伙装老大的本事来,居然把我和拓给骗得团团转。

  “你个臭小子。你这算什么?监守自盗啊?”我对准他骂了起来,早就从师父那知道了,这个段文谦是*段家的势力迫使师父不得不收他的。

  他们私下召集人马,拉帮结派,打击各大门派的力量,还贩卖军火,一看就知道八成是为了造反。

  “我们段家哪里不如朝廷了。怎能长久屈居在这么小的地方。”他说着,眼神里透着无限野心。

  我又骂了他一句,他瞪了我一眼,便转过头看着拓。

  “你放了她。她对你没用。”拓很平静地说着,段文谦便狂笑起来。

  “我的使节大人,你是怕你的身份穿帮么?还是你看上我这位师伯大人了?”他说着,很轻佻地看着我。“呵呵。当初我让我美貌倾城的师叔跟你搭档你都没这么着迷啊。”

  我有些害怕起这个家伙来,他说的是师姐么?

  他说的是那个从来都不对男人动情却被他负了的师姐么?

  我想起师姐颓然的样子,想起段文谦的话。

  使节大人?

  

  段文谦走后,我和拓很默契地都保持着沉默。我挺想问他的,挺想说你骗我的。可是我却说不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个名字是个假的,他哪里有骗过我。

  我看着他,他也很抱歉地看着我。

  “那个……”我张开嘴,话说到一半,地牢突然开了。一个身影飘了进来。

  “师姐!”我几乎要叫出来了,很激动地站起身来,她朝我做了个手势,让我别出声。

  “文谦他身在这个环境,他没什么恶意的,你们快走吧。我带你们出去。”师姐给我和拓打开锁,意味深长地看着拓。

  “好了闲话不说我们先出地牢。”拓也理解地朝师姐点头,拉着我就往外走。

  “出了这个花园就是围墙了,你们走吧。浅上,我师妹就交给你了。”师姐突然停住了脚步,我拉着她的手被她甩开。

  “你们走吧。”师姐看了我一眼,背过身去。我知道她是决意留在这里等段文谦。

  “段府可是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段文谦突然出现在前方,火光瞬间照亮了整个天空。

  

  天地の章

  醒来的时候,我还是在师姐的小屋里。我看看略有伤痕的身体,有点自嘲起来。是呵,为什么每次被救的都是我?我的武功就象是白费了一般,从没见着效果。

  在那些我关心的,关心我的人有危险的时候,我连自己都要*别人的救助。

  师姐听见声响唤了我一声,我走出去,她坐在荷塘的小舟里,满塘都是未挖的白藕。

  “师姐。”

  “恩,你醒了?”

  “拓呢?段文谦呢?”我小心翼翼地问着,师姐浅浅地笑,望向远方。

  

  师姐告诉我,段文谦最后还是放了她,于是我们得以等到拓的救兵来。在我昏迷的日子里。朝廷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段文谦那边元气大伤。她说段文谦跟她说,今天我放了你,日后我们互不相欠。

  那时候段文谦眼里有晶莹的光,于是师姐知道,其实他也不是忍的。可能在心底深处,他也是爱过她的。只是有时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终于知道了那个小流氓叫什么,他叫浅上拓。他是东瀛来的使者,因为段文谦他们的活动妨碍了他们对朝廷及各地势力的军火买卖。

  我终于知道了,其实他也是敌人。甚至,比起段文谦来,他更是敌人。

  “其实,浅上他是个好人。当初段文谦为了试探他,也是让他来跟我搭档。他对我很照顾,现在想来,段文谦刻意接近我的时候,他也是好心地在破坏着。”

  “可他是倭人。”

  “师妹,如果没有浅上,你还能活着么?”师姐朝我意味深长地笑,我想起了那些春夏秋冬里我们相处的日子。突然有种藕断丝连地痛。

  

  我给师父写了信,在靠近大海的地方找了个小竹楼,安了家。我每日都会看着海的那一头,想起那个小流氓。

  师姐说,浅上意识模糊的一刻,让师姐一定要治好我。

  她说,她被东瀛的救兵带回了家。她说,只要他还活着,只要他康复了,他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我闭上眼,仿佛就听见了他的声音。我昏迷的时候,他对我说的话。他昏迷的时候,念念不忘的嘱咐。

  

  我想那个家伙总算是没有骗我,他的名字真的叫拓,浅上拓。

  我想其实我知道,日复一日浅上都没有再出现。我知道,他这一去,便是天上人间了。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美丽智慧库:

  • 下一篇美丽智慧库:

  • 美丽智慧库录入:meirongjingling    责任编辑:meirongjingling 
    最新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