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服务项目 新闻动态 企业文化 美丽商城 加盟连锁 美丽招聘 美丽在线 留言本 美丽论坛
杏林国际同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小灵通/网通小灵通,合作开通移动电子商务,发送短信:
中华名医 到 916088 咨询/定购杏林国际产品,0.1元/条(支持移动/联通/小灵通)
会员登陆
美丽通道
快速购物
留 言 本
眉丽问答
联系方式
美丽从这里开始
修身

美白
瑜珈
眼霜
生活美容
美丽客堂
减肥
在线化妆
护肤
最新产品
时尚彩妆
时尚着装
美体
SPA
丰胸
美甲
内衣
医学美容
发型造型
彩绘纹身
眉毛
睫毛

修心 文学
诗词
道德
礼仪
艺术
茶道
网络文学
美丽开心
东方美 古典美女
现代成功女性
西方美 西方美学
西方美女
西方美学建筑
您现在的位置: 杏林国际美容连锁机构 >> 美丽在线 >> 修心 >> 网络文学 >> 美丽智慧库正文
发表见解/共享美丽心得:(允许网友美丽匿名发布观点)
姓 名: *
评论内容:
  网友美丽见解:(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回 家


  周末总是要给家里通一次电话的,拨通后话筒里传来妈妈的声音:“是大妮呀? 
   “是呀,妹妹不在家吗?”
   “她去看望婆婆了。”
   “妈,您在做什麽?”
   “在给你爸爸说话呢。刚才还问你爸爸想你不想呢?”
   “爸爸怎麽说?”

  “你爸说想也想不来呀。妮呀,你们还是很忙吗?”这才想起我已两个多月没回家了,我赶忙说:“妈,有时间了我回去看你们。您多保重。”

  “俺知道这时候是黄河汛期,你们忙,不用急着回来。在电话里听听你说话我就很高兴。好不容易过个星期天,你收拾收拾家吧。” 妈妈又问:“孩子他爸在家吗?还是经常出差呀?唉~,你也是竟一个人在家,妈妈心里老挂着你,一个人吃不好。”我说:“妈,你放心。我没事。”妈妈说:“那就好。别挂念家里,我们都挺好的。你自己照顾好自己。你爸爸要喝水,我放了。”说完,妈妈啪嗒挂断了电话。

  我开始收拾房间。初秋了,该把秋天的衣服找出来了,可心绪不宁,耳边总是回响着妈妈“想也想不来”的话语,于是决定立刻给领导打电话,请假回家。

  下午三点坐上了郑州到聊城的豪华大巴,临走前给妹妹拨通了电话,说我晚上九点左右到,别告诉爸妈,不然他们会一直挂念,一直想着我该到哪到哪儿了,会激动的睡不着觉,这对爸爸是致命的,因为他血压高。

  坐在汽车里看窗外,满目的绿,高速公路两旁的树昨天被雨水冲洗过,干净的枝叶在秋风中摇曳。看远方,田野里秋庄稼连成一片看不到边,那些沟沟壑壑也长满了绿草。不时还看到田野里有农夫在劳作。

  多少天了,我被工作所累,被琐事所烦,看着车窗外的蓝天白云,绿树田野,我的心豁然开朗起来,真想下车在那两边都是庄稼的田间小路上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收回目光,看车里,电视里播放着香港巨星周星驰的闹剧,年龄大的几个乘客昏昏欲睡,只有几个坐在我左边的年轻乘客在看在笑。我的目光重新回到车窗外,看着蓝天白云,当年工作后第一次回家时的情景浮现在脑海。

  1977年我上学毕业后分在了郑州。那时爸妈年龄不算老,身体也还健康,因工作性质所决定,汛期是很难请假回家的,我总是几年才回去一次。记得在离家整整三年零四个月之后的一个夏天,我去济南开会,领导准我三天假,让我顺路回家看看。

  回去的前一天,先给正在上班的父亲打了电话。听说我要回去,爸爸便急切地问我买好车票没有,哪天能到家,准备在家待几天……听得出,话筒那一端的父亲满心欢喜。那一刻,我完全可以想象得出父亲把这消息告诉奶奶和母亲后的激动,甚至可以想象得出母亲当时痛洒满襟喜悦泪水的情形---已经很久很久了,爸妈奶奶一直都在盼着我回去,但爸爸从电话里从不直说,总是说奶奶念叨你呢,你妈梦到你了,每每听到这些,我的眼泪便夺眶而出。 
  
  经过半天一夜的长途旅行,当快看见阔别三年之久的家时,心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犹如潮水突然而至漫上心头―――那是几年来淤积在心底的渴望终于变成现实的激动,还有那一直盛在心底的淡淡的无可名状的苦涩。这激动与苦涩参半搅在一起,实在让我无以辨别出其中到底是哪一份感觉更多一些更为浓烈一些。我只是在心底一遍又一遍不停地喃喃:终于回家了,回家了。温暖的家、至爱的亲人就在眼前!轻轻的长长的舒一口气出来,心中多了一份如释重负般的感觉。那短短的三年游子生涯充满了坎坷和艰辛,回家一直是我的渴望、我的期盼、我的梦想。也就是因为这些,在我心底总存有一种沉甸甸的压抑感,总觉的有愧于父母,有愧于家中的每一位亲人。
  
  当那简陋的家门出现在我的视野时,眼睛禁不住有些湿润。看见妈妈和奶奶正倚在门框上向外张望,见我过来,母亲便走了过来,步子迈的很快,我迎着母亲走过去,母亲眼里含着泪忙不迭地问我一路上的情况,奶奶抱着我唏嘘泪流。 我一边回答着母亲的问话,帮着奶奶擦眼泪一边用眼睛寻找着父亲。妈妈告诉我,爸爸去接我了,我该上午10点到的,只是因为从济南到聊城的途中公路穿越集市而被堵了三个小时。我看看表都快下午一点了,父亲一定还没吃午饭,下班的妹妹听后赶紧骑自行车找回爸爸。 
  
  我盯着母亲的脸默默地望着,比起我离家时,母亲变的黑而且瘦了,额头上的皱纹更深更密了。记得离家时,母亲头上是没有白发的,而此时,母亲的缕缕白发在风中轻轻飘动,似乎在向我诉说着她在每一个白昼的时时刻刻都未曾停止过的对我的牵挂与思念。至于父亲,无须仔细端详,单就看他那隆起的背,就足以说明他比我当年离家时苍老许多。令我欣慰的是,父母的气色看起来还不错,精神也还好。 
  
  睹人思变,我不知道,也无法想象——甚至更不敢去想象父母是如何经历过这三年多的风风雨雨的。但有一点无须想象便可以肯定,父母在这三年当中为我们,为这个家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受了许多的罪。这样想着,心中涌起阵阵的酸楚。蓦地,好似有谁在我的心上狠很地抽了一鞭,我的心禁不住一阵阵颤栗。随即,一种说不出的令人揪心不已的痛楚在整个心田弥漫开来。 
  
  因为开会,我只能在家待三天,而且还要把到家和离去的日子算在里面。也就是说第三天下午,我就得走。
  
  离家三年之久,居然换得的仅仅是三十多个小时的归期。这三十多个小时该是何其短暂,又该是何其珍贵。这样想着,一种伤神的黯然顷刻间袭上了心头,难言的苦涩开始煎熬我的心。我尽量的做事,不让这三十多个小时的每一分每一秒白白地流逝。
  
  正赶上午饭时候,我放下东西便帮母亲做起饭来。但见母亲在做菜时放了许多的肉,我知道,这是母亲特意多放的。那时还是计划经济,那些肉无疑是全家一个月的指标了,母亲是在用这种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方式对我的归来表示最真挚的欢迎。
  
  母亲的厨艺很是一般,然而已经几年没吃过母亲做的饭菜了,就在我捧起碗的那一刻,一种久违的饭菜的芳香沁入了我的心底,我流着泪低头大口的吞食饭菜,不让爸妈和奶奶看见我满是泪痕的脸。
  
  在家的时间如此短暂,我也知道,即使拼命干活又能替父母做多少呢?但我依然寻找一切可以干活的机会,努力帮父母干些家务活,譬如挑水、洗衣、做饭。凡是可以做的,我都争着抢着替父母去做。可我知道,在父母的心中,并不期望这么多,也没想过要我这样做,只是想看一眼自己所日夜思念的孩子而已。但对于我来说,这几天为父母做些事情,就算是所做微不足道,不足挂齿,但至少可以减轻心灵深处那因几年离家未能替父母分担忧愁所带来的不安,也算是为父母尽一份孝心吧。 
  
  爸妈是多么希望我能在家多住些日子,到家后妈妈不止一次问起过我,并试探着问我能不能晚走一天。我实在无法回答,但又不愿让母亲过分的失望和伤心,只好安慰母亲说,等有时间,一定回来多住些日子。言罢,我在心底问自己:这时间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有呢?!三天的时间无论对于思念我的父母来说,还是对我而言,的的确确是太短了,短的让他们还没能有足够的时间多看上我一眼,短的让他们还不能把几年来积攒的话语向我讲完。我也一样,何尝不想多陪父母住上几日,又何尝不愿多替他们干些活,哪怕是多陪他们说说话,甚至只是默默的注视着父母,读一读他们脸上堆垒着的深深皱纹也好啊。
  
  然而,无论多么努力珍惜,这短短的三天时间还是很快就过去了。那天走时正好下雨,妹妹和妈妈搀扶着年迈的奶奶送我到院门口,奶奶握着我的手不放说:“当个公家人有什麽好?下雨还得往外走。”我擦掉奶奶的眼泪,呜咽着说不出话来,在爸爸的陪伴下去了汽车站,车开动了,看见在雨里打着伞的爸爸还在跟着汽车跑着向我挥手……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奶奶已经去世数十年,爸妈身体好的时候我还每年接来郑州与我们同住几个月。最近十几年,爸妈已年迈多病,受不了路途的辗转颠簸,所以与妹妹住在一起。我的工作性质依然没变,但我总是抽机会找时间去看望爸妈,帮着做些家务。
  
  看看表,汽车已经跑了四个多小时了,妹妹发短信问我到哪里了,我低头回了短信,车窗外夜色已经弥漫开来,树和庄稼都变得模模糊糊看不清了。我抬头,只见在高速路的右前方,桦树触及到的天际,一轮明月已悄然升起,她是那样的圆润,很像一只浣洗过的碧玉圆盘,多少年来,住在都市里忙忙碌碌度时光,不曾看到她皎洁的倩影了,今日在回乡的路上与她遥相凝望,心头涌出无限的喜悦,此时只觉的车速太慢,但有月亮做伴,一路的困乏也就浑然不觉了。车子走,月亮也走,我就一直这样与她对视着,她也就随着我一路前行引我回家……
  
  下车出站后离家只有15分钟的路程,也就放弃坐出租车的念头,依然迎着月亮提包前行,妹妹夫妻接我来了,妹夫接过提包,妹妹亲昵的拥着我前行,妹妹说:“姐姐,看月亮。”我说月亮陪我一路了。妹妹告诉我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我才记起今天是给去世的亲人烧纸的日子。我想起了奶奶爷爷,想起了月光下的打麦场和儿时与小伙伴一起玩过的游戏,妹妹幽幽地说:“这日子过的真快,奶奶爷爷没了,爸妈老了。”我问爸妈睡了吧?妹妹说下楼的时候还没睡,没告诉他们你回来。
  
  说话间回到了家里。进门直奔父母卧室,开门看到妈妈正在铺床,扭过头来看见我一脸的惊喜,拉我走到坐在圈椅里的爸爸面前,爸爸一脸的疑惑,好像不相信是我,妈妈说是大妮呀,爸爸伸手一把捉着我的右手腕子,只见他双唇抖动,说不出话来,浑浊的泪水顺脸而流。爸爸自得脑萎缩后变得分外脆弱,喜也有泪,苦也有泪。我忙说,我回来了,您该高兴呀。爸爸点点头,一直抓着我的手腕不放,妈妈看着我说:“这可真是快,怎麽说来就来了?” 又问我:“还没吃饭吧?”我说是。妈妈对爸爸说:“都快九点了,孩子还没吃晚饭,让她去吃饭吧。”爸爸才放开握我的手。我在餐厅抬手拿筷子吃饭的时候才看见手腕被爸爸攥的红了。
  
  吃着饭,妈妈走了过来,我问爸爸睡下了,妈妈说:“我让他睡觉,他说,孩子刚来我能睡觉吗?”听了这话,我鼻子发酸,多少次回来父亲都不认识我,这次回来头脑这麽清醒,这让我欣慰。
  
  晚饭罢,我与妈妈一起帮爸爸睡下,爸爸问我住几天,我说三天。妈妈说三天呀。爸爸说上班的人三天假不少了,比来不了强多了。
  
  第二天早晨,妹妹悄悄起床打太极拳去了。我起来后走到厨房,看见妈妈正在往碗里盛鸡蛋花,我说你等我做多好,妈妈说:“我能动,就自己做。你轻易不回来,回到家了,心里踏实了好好睡个懒觉吧。你妹妹成天被俺老俩悃到家里够辛苦了,早晨让她出去锻炼锻炼散散心。”我帮妈妈拿出香油和蜂蜜放进碗里,端着送到爸妈的卧室,看见妈妈的床上毛巾被已方方正正的叠好,爸爸的尿盆也已端出倒掉,洗刷干净了。
  
  妹妹回来了,手里提着生豆浆和烧饼油条,我忙接过,妹妹说:“姐,你热豆浆,我去打扫房间吧。”于是拿起抹布,蹲在地板上一点一点的擦了起来。
  
  早饭过后,妹妹提议中午做卤面,因为这是河南饭,妹妹妈妈都不会做的。于是妹夫坐车去买鲜面条。我买回瘦肉和豆角,午饭就有我来操持着做了。妈妈闲不住帮我择好豆角,我就开始忙做中午饭,当饭做好我给爸妈盛好送进卧室时,看见妈妈背对着门坐在窗子前,低着头,带着老花镜正一针一针的在纳鞋垫,见我进来,妈妈扭转身子,忙放下手里的鞋垫说,这麽快就做好饭了,你爸爸早就想吃这河南卤面了。我拿起妈妈纳的鞋垫说:“什麽年月了,谁还用这个呀,街上一块钱一双,别做了,又费劲又累人的。”妈妈说:“你和你妹妹说一样的话,一块钱也是来之不易呀。我有这麽多碎布,有的是时间,俺权当是给自己找个事做。俺给你妹妹做了一双,这是给你做的。妈都八十三了,还不知那天就走了,你们想用就垫上,不想用就留着做个念想吧。”听后我无语。妈妈知道我在家住不了几天,所以在我在家的几天里,除了喂爸爸吃饭帮爸爸睡觉就一直纳那双鞋垫,我走的那天上午,一双手工纳出的布满妈妈手印的鞋垫装进了我的提包。
  
  妹妹告诉我,因前段时间下雨室内温度低,妈妈好几天没有洗澡了,征的妈妈的同意我帮她洗澡,妈妈是那种解放脚,站不住必须坐下洗,在洗手间里放好凳子,拿好换洗的衣服,妈妈被我们搀扶着坐到凳子上,调好水温,慢慢的把水往妈妈背上洒,适应后再给妈妈洗头发,我看见妈妈的头发稀疏的已经看见头皮了,帮妈妈撮背,身上全是骨头,妈妈说轻些,人老了,禁不住你这麽大劲呀。我慢慢的给她搓洗,妈妈说洗洗澡就是轻快。你妹妹一夏天可忙坏了,给我洗了,给你爸爸擦澡,还要洗衣做饭。真难为她了。我听的心里酸酸的。妹妹得过癌症,身体也不好,但我上无兄下无弟,又离的这麽远,所以千斤重担总是妹妹一人挑了。
  
  给妈妈洗好澡,在穿衣服时,看见妈妈的内衣有些旧了,就说去给妈妈买新的,妈妈说,千万别再买了,你妹妹买的,你买的都有,我这麽大年纪了,不知那天就不行了,买多了浪费钱。我说正因为这你才该穿好的呢。妈说,这穿的就够好了,你妹妹没了工作,还有孩子上大学。你吧,还得买房子,我给你们省点是点的,可别这麽大手大脚的花钱呀。
  
  望着妈妈满头的白发和瘦弱的身子,我在心中暗暗祈祷,祈祷上苍让爸妈健康长寿……

                    2005.8.31

  • 上一篇美丽智慧库:

  • 下一篇美丽智慧库:

  • 最新发表文章 热点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付款事宜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地图
    杏林国际美容连锁机构 2001-2013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78459号 3721网络实名:杏林美容
    地址: 深圳市罗湖区书城路都市名苑BC座首层 电话:0755-82483538
    香港: 香港北角电器道169号黄利保险中心20楼
    传真: 0755-82483851 E-mail:szxinglin#126.com
    在线QQ:104483 QQ群:8346195 MSN:szxinglin@hotmail.com
    眉美在线